王开东:考试考得好也有错?

台州教育 2021-05-9 19:6:8


潜山初中学生小怡和小乐(均为化名),是一对双胞胎姐妹。两人学习你追我赶,学习成绩都不错,但从来没有考过第一名。


但年终这次月考,两个孩子爆发了,小怡——语文125分、数学134分、英语104分、物理78分、政治100分、历史98分、总分639分,位列全班第一、全校第一。小乐语文123分、数学146分、英语90分、物理48分、政治92分、历史95分、总分594分,名列班级第六,全校第16名。同时爆发,大放异彩。



但班主任却并不高兴,小怡和小乐政治分数太高了,一个100分,一个92分,全班只有她两人超过了90分。这怎么可能?班主任怀疑这中间有猫腻。


12月30日政治考完后的当天晚上,班主任打电话给孩子的爷爷,询问孩子是否提前买了试卷,爷爷说家里没有买什么试卷,只是近期孩子补习了数学和英语。但爷爷这个解释并没有打消班主任的疑虑。


31日早上10点,所有月考结束后,班主任把小怡喊出去,不知道聊了什么。之后小怡哭着回来了。“当天中午小怡和小乐搞卫生,班主任又把她俩喊出去,让她俩自己重新补考了一次。一个多小时结束考试,两个孩子考出来都是错了两个小题,考了98分。”


2021年1月1日,天气寒冷,双胞胎姐妹俩上午未见异常。午饭后小怡独自一人出家门,临走问奶奶,姐姐去哪了。下午4点,家里人到处寻找,直到孩子蓝色的羽绒服在池塘里飘起来,有人把她捞上来,小怡已离开人世。


孩子全家人都崩溃了,更崩溃的还是小乐。双胞胎都是有心灵感应的,生命的连接也非同寻常,更何况她也是这个事件的当事人。


小怡怎么溺水的,是否与这件事有关,这个应该等待警方的调查结论。任何人都不能妄下论断,更不能就此给当事老师定罪。我们所想探讨的是,班主任在这个教育过程中能不能处理得更好一点。


第一,没有考过第一的人能不能考第一?


小怡和小乐成绩向来就很好,虽然没有考过第一,但并不等于她们没有考第一的潜能。谁说没考过第一的人就不能考第一了?西游记中说,“皇帝轮流做,明年到我家”。皇帝都可以轮流做的,更何况第一名?


即便次次考第一的人,也有第一次考第一的时候。考场如战场,没有永远的常胜将军,任何成绩不错的同学都有可能考第一。其实促使班主任更怀疑的是,为何这对双胞胎姐妹都发挥很好?其实两个孩子同吃同住,一块上学,一块努力,一块复习,同时发挥好也是很正常的。


第二,政治能不能考100分?两孩子能否并列一二名?


班主任质疑她们提前买试卷作弊的证据不足。难道这学校的试卷是可以提前买到的?从哪里买?怎么买?谁在卖?既然老师这样怀疑,证明这个事情可能发生过。但这对姐妹买试卷的可能性 不大。根据她们的分数可以判断。语文两人虽然很接近,但因为有作文分,所以参考意义并不大。数学相差12分,英语相差14分,物理相差30分,完全不像是拿到试卷的样子。


如果买了试卷,英语基本都是客观题,成绩不应该相差这么大。所以老师的聚焦点放在了政治上,觉得小怡不该考100分,小怡和小乐不该班级分列一二名。如果是正常考试,政治能够考100分确实不容易。但考虑到政治是开卷考试,所以这个成绩也就正常了。


退一万步,就算这两孩子买试卷,政治是开卷考试,所以正常情况下也不会买政治试卷的。所以质疑政治考试作弊有点荒唐。果然两孩子补考之后,两人都考了98分。不知道这一次是否是开卷。小怡少考了2分,小乐多考了6分。这个补考证明她们的成绩是正常的。


第三,师生关系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?


曾经有学校进行过调查,学生最在乎老师什么。排第一的是老师要尊重学生的人格,排第三的是老师要信任学生。学生最害怕老师不信任自己的能力,不尊重自己的人格尊严,但有些老师偏偏有妄想症,怀疑学生的能力,不信任学生能够变得优秀。


这就很分裂了,学生考不出成绩老师很愤怒,一定要批评教育。考出比较好的成绩老师鼓励要戒骄戒躁,再接再厉,考出最好的成绩老师却又认为不可能,怀疑是买了卷子。卷子哪有那么好买的?一所学校的月考卷子都能买到,这是什么学校?这是什么管理?这是什么老师?


本来孩子考得很好,满心期待老师的表扬,谁知道老师当天晚上就给爷爷打电话,问有没有买卷子。 爷爷否认了家里买卷子,只补习了数学和外语。估计爷爷一定会告诉孩子,甚至也会询问孩子,这是孩子的心灵第一次遭受伤害。


但老师的怀疑并没有休止,第二天10点多所有科目都考完之后,老师把小怡叫过去了,老师怎么谈的不知道,大概率谈的不是好事,否则小怡不会哭着跑回来,这是对她的第二次伤害。


中午小怡和小乐又被老师叫过去补考,意思是你说你没有买卷子,你没有抄,那你证明给我看。小乐提高了6分,应该没问题,但小怡丢了2分,本来考100分,现在考98分。这是第三次心灵的伤害。


其实即便小怡考80分也很正常,学生都知道,人在一顿强行复习、强行记忆之后,考完试后突然要重考一遍,一般人都有一个突然性遗忘,很难平心静气考出高分。让任何一个高考过后的人,突然重考一遍,即便是同样的试卷,肯定没有原先考得好。


我记得著名作家三毛,小学有次数学考了高分被老师怀疑,老师也让她重新考一遍,结果她考得很烂。事实上她并没有作弊,是强行记忆。老师认为抓住了把柄,用红笔在她脸上画了一个鸭蛋,不允许她擦去。


这个重大的羞辱使得三毛心灵破碎,从此她坚决不到学校,辍学在家自学。她变得更加敏感,也更加孤独。这是三毛性格的重大转折点,孩子的心灵是光明的,是柔软的,也是脆弱的。


但我多么希望小怡只是要辍学,当一个孩子感到失望乃至于绝望的时候,她多么不想看到那个自己不想见到的人,但一个孩子能有什么办法?三毛的爸妈能够容忍她辍学在家学习,小怡的父母却未必。


所以作为老师,要正确对待学生成绩。考得不好,安慰一下,没什么大不了,帮助学生找出具体问题,下一次从头再来。考得很好,应该感到欣慰,欣赏和激励;一句话只要没有抓到孩子作弊现场,就不能无端怀疑孩子,更不能做有罪推定,现在对犯罪分子都不能有罪推定了,更何况对孩子?老师既然有认定孩子抄袭的执念,或许也有一点道理,但即便老师有疑问、敢认定,仍然不能追查,即便追查,这种追查方式也不妥当。任何时候都不能伤害孩子的自尊心。况且小怡成绩明明不错,考个第一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?


苏霍姆林斯基认为,爱学生和尊重学生是惩戒教育的前提。即便孩子犯了错,老师要惩戒,首要的仍然是爱和尊重。苏霍姆林斯基告诫老师们说:“一个好老师,就是在他责备学生、表现对学生的不满、发泄自己的愤怒时,也要时刻记住:不能让儿童‘成为好人’的愿望的火花熄灭。”


犯了错误的孩子,尚且不能让她“成为好人”愿望的火花熄灭。如果一个好孩子受到误会,一次次被质疑,被询问,被羞辱,她的愿望的火花会不会熄灭?


当然我在这里并非批评这位老师,这个老师所做的,事实上很多老师都在这样做。我们对学生充满了不信任,习惯用知识和权威来压制学生,很少有民主思想,很少能平等对待我们的学生。理由很简单,我们都是为了学生好。天地良心,我们的确是为了学生好,但我们都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?


我曾经遇见过一个天才的语文尖子生,语文素养极好。有一次他在随笔中告诉我,他曾经有一次考试偷看,事后被其他孩子举报。他吓得魂飞魄散。


但班主任老师极力维护他,坚信他没有抄袭,并且让他分享了自己的学习经验。他大难不死,当然知道这是老师的一片苦心,那以后他非常努力,再也没有动过抄袭的念头,并且在语文上取得了巨大的进步。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。作为后来者,我感谢他遇见了一个好老师,给我输送了一个好学生。人非生而知之者,学生就是犯错的,老师的作用就是引导和教化,舍此岂有他哉?


记得朱永新老师曾经说过一句话:“一定要无限相信学生的潜能。”这个“无限”下得好,既是对学生充分的肯定,也是对教育必要的信仰,更是教育者取得非常成功的秘诀。


一个老师心有善念,呵护孩子的心灵有多么重要。早上看见了郑渊洁的朋友圈。郑老师地铁出行,看见一个小女孩正在地铁上读他的书。郑老师没有和这个小读者交流。他判断这小女孩是自己放学回家,四周没有监护人。一个成年人突然以作家身份和她交流并且是真的,易对孩子在今后独自外出遭遇陷阱时造成隐患。



苏州这几天非常寒冷,但我一下子就被温暖了,久久无言。每个成年人对孩子都应该有这样的善意,因为他们是我们唯一的未来。我们对他们怎么样,他们未来就会怎么样。


0 阅读
不感兴趣
举报
相关推荐
下载小鹿AI课APP 孩子随时随地学习
App Store 下载
Android 下载

扫描右侧二维码直接下载

热门视频

热门资讯